放弃还是明智选择?加拿大越来越倾向与病毒共存

来源:本网综合

前几天,安省、BC省等6个省份,纷纷跟随美国疾控中心(CDC)的脚步,相继缩短隔离时间,让大家感觉这些省份正在“放弃治疗”。

就连联邦首席卫生官谭咏诗都说,“我们必须保持乐观。没有人希望疫情持续下去,每个人都很累,但你要知道,除了保持这种希望,我们什么也做不了。”

似乎进一步印证了大家的猜想。

其实,不用猜想了,越来越多专家正告诉你,不是“放弃治疗”,而是要学会与病毒“共存”。

Omicron变种促使专家的思想转变

Omicron变种病毒的闪电般迅速传播,促使加拿大一些高级公共卫生官员重新考虑他们应对COVID-19的方法,并承认加拿大人应该习惯与病毒生活在一起。

新斯科舍省卫生首席医疗官罗伯特·斯特朗(Robert Strang)博士就是其中之一。

斯特朗8日(周六)在接受加拿大广播公司(CBC)的节目采访时表示,在某个时间点,我们将不得不说,我们必须摒弃一些做法,接受导致COVID的病毒存在我们身边。

他指出,我们的目标应该是“管理”COVID-19,基于对疫苗和感染都有良好的免疫水平……这样我们就不再需要采取这些广泛的限制性措施,而是把重点放在尽可能多地识别病例上。

这与近两年前加拿大出现COVID-19以来政府采取的大多数做法截然不同。

斯特朗还表示,Omicron是如此普遍,每个人都需要认识到,它或已不再可能避免。“无论我们的年龄是多少,无论外出还是在我社区,我们很可能会受到感染,很可能会感染COVID。我们必须接受这个现实。”

斯特朗的观点,与他纽芬兰和拉布拉多的同行珍妮丝·菲茨杰拉德(Janice Fitzgerald)博士一致。

在本周早些时候的新闻发布会上,菲茨杰拉德称,这种病毒的现实情况是,它的传染性很强,大多数人都会感染。但我们的医疗体系承受不了所有人同时感染的压力。因此,现在的重点似乎是控制传播,而不是遏制它。

“自上而下”政策的局限性

限制措施的初衷,是为了更好地拟制病毒的扩散。然而,随着加拿大人对疫情和这些时断时续的限制措施越来越感到厌倦,许多人开始问,这种方法是否有效。

书写了大量关于医疗保健政策文章的、Dalhousie University政治学系主任凯瑟琳·菲尔贝克(Katherine Fierlbeck)表示,各国政府应对疫情的方式需要改变。

她认为,人们很快就会厌倦自上而下的治理,尤其是当政治和科学领域变得复杂、微妙和不断变化,任何决策都将导致赢家和输家的时候。这意味着我们需要的恰恰是早期有效的相反的方法。我们需要的是在决策时使用的证据更加透明,包括使用数据的局限性,更多地认识到潜在利益和潜在危害之间的权衡,并认识到在任何特定的政策措施中谁将是赢家,谁将是输家。

各方推崇的“群体免疫”

按照世卫组织(WHO)的说法,“群体免疫”又称为“人群免疫”,是对传染病的间接保护,当人群通过接种疫苗或先前患有该病而具有免疫力时,就会形成这种保护。

世卫组织支持通过疫苗接种实现“群体免疫”,而不是让疾病在任何一部分人群中传播,因为这会导致不必要的病例和死亡。

而斯特朗则表示,随着Omicron的出现,他所说的高水平的“群体免疫”,即感染加上广泛的疫苗接种,显然可以让人们继续他们的生活。“但无论它是疫苗还是感染的结合,在某个时候,我们必须能够说,我们需要更正常的生活,与COVID生活在一起”,“并试图找到一种更平衡的方法,既限制COVID的影响,又关注疾病的严重方面,即最脆弱的人,但又不受控于我们目前实施的所有限制。

总的来说,专家们的意思很明显,为了正常生活,没必要再进行所谓的严厉限制措施了,大家尽量通过疫苗接种达成“群体免疫”,不行的话,自然免疫式的“群体免疫”也可以…

Sha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