承受了什么?中美防疫的制度成本与代价

来源:自由亚洲

从西安到开封,中国防疫祭出霹雳手段,最新的是山西永济市,只因为当地高铁站出口闸机环境采样检测出病毒、没有确诊病例,也要断然封城。

中国一边自己坚持“清零政策”,一边批评美国染疫死亡人数超过八十万是防疫失败,但美中两国的防疫成效有可比性吗?各自的制度成本,又让双方人民承受什么样的代价?

2021年12月23日,中国西安新增本土确诊病例86例,这个有人口1300万人、相当于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的城市,一夕之间全城停摆,出门买馒头的男子遭爆打、心脏病患与不适孕妇受困于核酸检测,得不到救治,丧命与流产,引发民怨。

疫情爆发两年,如果说中国官场有什么不一样,这一次,西安市政府的道歉快且频繁。

西安市卫健委副主任张波7日在记者会上说:“没能提供好充足的医疗保障服务,没有能够处理好疫情防控和群众看病就医需求的矛盾,在此,我们深感愧疚,向全市人民致歉。”

这是连续两天,西安官员第二次道歉。

西安封城的防疫乱象,两年前的武汉都发生过,为什么西安没学到经验与教训?还无人确诊的山西永济,封城后的民众后勤保障准备好了吗?如果中国媒体可以自由报道,这些提醒可以呈现,又何须国务院副总理孙春兰在西安悲剧发生后心怀愧疚?

美国俄勒冈州立大学全球卫生中心主任纪骏辉接受本台访问时就说,在中国这样的极权体制,防疫就是政治任务。他还清楚记得,所谓的清零政策其实从非典疫情SARS当时中国就这么做了,再加上2022年在中国还有许多政治大事,中共的体制可以不顾公卫上要综合人权、社会与经济活动层面的考量,不论是否科学,只为政治上的使命必达。

政治运动式防疫的四大原因

“除了北京冬奥在即,(中共总书记)习近平秋天又要寻求连任,防疫做不好,会给党内有挑战他的借口;另一方面,中共执政的合法性也遇到拷问,你能不能照顾好人民?最后就是,他想要证明中国制度是‘疫情的解救者’,这四个很重要的政治理由,使他必须采取不计代价的手段清零。”纪骏辉告诉记者。

周孝正:中国防疫如治鸡瘟

对经历过中共建政后的动荡历史的中国人来说,中国现在对抗疫情的方法,让人联想到大饥荒爆发前的中国官场。

前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教授周孝正就告诉记者,“封城这个思路就是把人当成鸡,像治鸡瘟。隔离,西安有病就拉走,这不就是作假嘛!这种传染病怎么可能清零?这就跟大跃进当时一样,吹牛‘亩产12万斤’,高指标底下就只能蛮干、说假话。”

市场机制和民主制度才是应对危机的良方

微信公众号“阜成门六号院”6日发表署名“BJ王明远”的文章,试图从制度上找到避免西安封城乱象的其他选项。文章说,西安最重要的问题是危机 处理方式蕴含巨大潜在风险,充满官僚主义特征。而 市场和民主的做法才是应对危机效率最高、代价最小的 方法。

文章还说,西安完全没有必要采取严厉的“社会熔断”,暂停所有商业活动,这种做法是让防疫期间社会运转的一切责任和压力都到了政府身上,但政府根本没有能力“全能”,维持市场经济的运作才是应对危机效率最高、代价最小的方法,而不是因为疫情把把社会“打回石器时代”。

美中防疫措施有可比性吗?

中国和美国是极权国家和民主国家的代表。他们对抗疫情的做法有可比性吗?

福布斯(Forbes)杂志日前报道,在美国,超过82万5000人死于新冠病毒,而中国官方通报的死亡人数仅仅是美国的零头,4636人,明显是刻意低报。

然而,中国官方却常以此批评美国防疫失败、不顾人命,但美中两国的制度不同,在纪骏辉看来,根本没有可比性。

纪骏辉就说,“中国极权体制下的防疫,他完全可以不顾人权与人道,简单讲就是,美国和中国都不可能采取对方的防疫作法,而防疫做得好坏的比较,应该是制度相近的比,例如美国与加拿大、与OECD成员国比,当然,美国确实在防疫表现上,是OECD成员国中的后段班(差生)。”

他认为,美国这次防疫的表现不佳,一方面是因为确实在公共卫生体制上的投资长期以来不足,在疫情初期,美国各州很少有足够人力做疫调;另一方面,美国政治上的两极分化,导致防疫也成为政治立场的展现,这也是美国这次防疫表现不佳的原因。

而点出美国防疫的不足之处,纪骏辉不会因此遭训诫或封口。

按照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统计数据,感染新冠肺炎的患者死亡率数据,美国是1.43%、中国4.18%、英国1.06%。

1月3日,美国单日新增确诊人数破百万,没有一州封城;在去年底,美国疾病管制与预防中心(CDC)甚至修改防疫指引,建议无症状感染者的隔离要求从之前的十天缩短至五天,这在中国任何一省,恐怕都难以想像。

美国防疫专家佛奇接受访问时就说,这是基于科学以及社会运作的平衡考量,尽管疫情当前,但仍需维持社会必要的运转,不只是医护人员,因为一个社会里很多人都是让社会顺畅运行的必要人员。

不同的制度成本,最终都会转嫁到人民身上。各国在对抗疫情中,也都在以各自的方式找到平衡。在疫情“常态化”以及逐渐“流感化”的情况下,中国官方一声令下的封城防疫,没有机会表达意见的百姓,正承受着中国极权制度下,基本人权、甚至生存权、个人尊严受到损害的巨大代价。美国虽然现在确诊人数和死亡人数颇高,但是社会基本处于正常运转之中,也让人们看到与病毒共存的希望。

Share